四川省摄影家协会
微信公众号

地址:四川省成都市红星路二段85号

邮编:610021

©四川省摄影家协会 版权所有 蜀ICP备19024167号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成都

>
>
>
【影事钩沉】记新中国四川摄影发展初创期

【影事钩沉】记新中国四川摄影发展初创期

作者:
来源:
2013/09/30
浏览量

  撰文/袁帅

  “四川省摄影家协会的前身是中国摄影家协会四川分会,成立于1980年6月16日。现有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186名,省级会员1926名。”——在“万能的百度”中输入“四川摄影”四字,便能找到以上几句话。然而在这背后,却发生过一系列鲜为人知的故事。我们有幸邀请到了四川省摄影家协会的始创人之一、老一辈摄影家李荣卿,一个对生活充满无限热爱的摄影人、一个面对磨难笑笑当做宝贵财富的摄影人、一个用心灵去记录美好的摄影人,跟他一起走近四川当代摄影的影像人生。

  众所周知的达盖尔“银版摄影术”在法国诞生之后,便迅速传播到全世界。《南京条约》签订后,大批外国传教士获准合法进入中国,摄影术就此传进中国。耐人寻味的是,首先进入中国的地区是中国的东南地区,而非中国北方。首先是香港、澳门,然后波及广东和福建等地,最后向北扩及上海。1946年17岁的李荣卿,为了谋生在上海一家照相馆做学徒,在相馆2年多时间便很快学会了全套摄影技术,同时他还从事着地下党通信工作。1949年5月上海解放后,跟随刘邓大军参加解放军来到重庆。1950年还在重庆《新华日报》当摄影记者的李荣卿与川籍摄影师蓝志贵,以及西南军区画报社的人员从重庆出发,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十八军的随军摄影记者从四川远赴西藏。在西藏拍摄的日子里,李老回忆到:在拍一幅名为《十八军进藏途中》的片子时,由于行军路线十分险峻,雪太厚站不稳并且旁边就是悬崖的情况下,为了表现出队伍行军的艰难,必须赶到一个较前方的拍摄点,只能用背着的被子做雪橇,用脚当刹车滑到拍摄点,最终躺着完成了拍摄。由于刚到西藏,各方面条件相对简陋,当时用的摄影器材都是公家的,片子也都是亲自在暗房冲洗完成,但西藏没有暗房,每天拍摄完毕要冲洗照片时,只能在房子四角支上同志们自己做的雨披,当成暗房,然后点上拜佛用的香,当做红灯来看显影情况。在极其艰苦的工作条件下,那一批军旅摄影人仍然在康藏公路建设、平息叛乱、民主改革、西藏自治区成立等一系列重大历史事件过程里,拍摄了大量的片子,真实再现了西藏社会的历史性变迁,其中蓝志贵的作品《拉萨节日的欢乐》还获得了国际摄影大奖。

  1952年,西藏和平解放之后,李荣卿回到重庆,在《新华日报》停刊后,当年一起共事的袁毅平去了北京,而他则留到《四川日报》当记者,当年一同进藏的战友们也大都安排在四川的各个报社杂志社继续摄影工作。1956年李荣卿在重庆出差,一个偶然的机会遇到了齐观山,听说了中国摄影学会在京筹备成立一事,齐观山大赞这一组织对摄影发展的好处,大家可以相互探讨、相互学习、共同进步。回到成都后,同年的“五   •   一”节,成都街头展开了游行活动,各报社的记者、战友们很多都来了,李荣卿便把组织协会这一想法转告给了各报社记者朋友,表明四川本地也需要类似的机构。这一想法立即得到了包括牟航远、张艺学、张蜀华、李煊等在内的同行们的一致认可。随后李荣卿便收集大家的意见,并将成立四川省摄影组织的提案向当时的四川省文联和四川省文化局的领导请示,得到领导批示同意后便创办了“四川摄影研究会”,这意味着四川摄影人有了第一个“正规的”摄影艺术团体。1959年,第三届全国摄影艺术展览在北京开幕,同年在四川摄影研究会的组织下,举办了四川首届摄影艺术展览,这一时期研究会还积极开展了很多摄影艺术的交流活动,参加了苏联、法国、印度等十多个国家举办的国际摄影展览和影赛,有些作品还得了大奖。直至1966年,整个中国的经济建设,精神文明建设陷入了空前的“停滞期”。四川摄影艺术事业和其他的艺术事业一样,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厄运,受到了严重的内伤和外伤,一大批摄影艺术创作成就突出的摄影家惨遭迫害,更有些著名摄影家含冤逝世,不少优秀的摄影作品被当做“毒草”受到批判。而与李荣卿一起参与创办四川摄影研究会的诸位摄影同仁也因此被误伤,被认为是在搞小团,是在夺权,相关人员就这样被打为右派,下放、批斗等“革命”的矛头无情地指向艺术家们,整个摄影艺术创作活动完全陷于停顿状态。

  到了1976年,经过十年浩劫摧残后的摄影家们重拾相机,摄影艺术走出了公式化、概念化,政治口号图解式宣传照片的阴影,将镜头对准现实生活,恢复了在长期革命战争中形成的现实主义摄影传统,拉开了新时期摄影发展的序幕。借着1979年第四届全国文代会的东风,中国摄影学会召开第三届会员代表大会,正式成立中国摄影家协会。1980年6月,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也宣告成立。第一批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大多都是各媒体工作者或地方宣传干事,几十人左右。其后入会的条件也非常严格,需在协会会员的推荐下有2—3张片子入选省级以上展览才能进入省摄影家协会。而唯一一个因为“历史遗留问题”未能参加筹备会的李荣卿,被选为第一届协会副秘书长。1981年四川大洪水,在大多数人都还不理解摄影的情况下,面对突如其来的自然灾害李荣卿与摄影同仁们拿起相机拍下了一幅幅令人震撼的画面,后来因为经费问题还协同餐饮服务公司和农业厅在成都开办了四川摄影界第一次以自然灾害与人类自救为题目的影展,第二年还在北京展出。

  1992年李荣卿这位摄影战线上的“老兵”离开了协会领导岗位,而这个时期的四川省摄影家协会已发展至拥有国家级会员53名,省级会员1047名。九十年代后参与摄影协会的人越来越多,协会也日渐壮大。至此,四川摄影迈入了当代摄影的新纪元。